又见雪飘起

  总是喜欢下雪时独坐在那架秋千上。秋千轻轻摇荡,却躲不开纷至的雪,如心躲不开纷至的前尘往事,层层堆积。

  想着那些纸莺飘舞的春日,一只蝶牵系着两颗心,笑语叮咚,闪烁一地。怎么知道,在以后的日子,会让我独自去——拾起。

  黄丝带绕在指尖,我以为我就是那株橡树,枝叶繁茂,根须深深。你转头苍凉地一笑,我却已飘在风中,随着漫天的沙砾盘旋。你知道,没有你我只是一个游魂,无声无息无形无影,等着你的亲吻让我转世。

  褪色的鸽旗兀自招展,一缕箫声回旋于天际。没有人知道你的行踪,除了我。千里万里,你只在我的心中徘徊,一路星月,一路风尘。我知道,没有你我只是一个过客,有苦有倦有痛有泪,等着我的拥抱让你小憩。

  我不知道风的去向,更无法预知明天的天气。你曾说过,爱是一颗恒星,只要有天有地,就会有光有热。却原来是一朵烛火,风不定向烛不定向,该如何守护这一点闪烁摇曳的微光?忽明忽暗的焰已刺痛眼睛灼痛心。

  一根火柴就能让我飞翔,我却穿了那双有魔力的红舞鞋,于是有风有雪的日子,我无法躲在某个避风的墙角,擦亮一朵一朵希望取暖。却在红舞鞋的诱惑下,舞成一个经典,舞成一个传说,舞成一个你随处可见又视而不见的梦。我不知道,连价款一并交给茶月能否等来下一个仲秋。但我不想,不会为了摆脱红舞鞋而斩断双足,因为无法承受沉重的空落。

  就只有独坐在那架双人秋千上,任秋千将我摇回过往,透过雪雾,看梧桐深院里,一个女孩披着圆圆缺缺的月光,倾听小楼东风,赴一个迟到千年的幽会;看蜡炬成灰时,有人静听更漏,把酒临风,看丁香雨巷中,油纸伞下一方晴空,却挡不住心雨如瀑;看午夜梦回,玫瑰凋零,荆棘丛生,刺痛旧梦前尘……

  又见雪飘起,纵横的小路上却没有了你行吟的足迹,曾经的誓言如雪般飘落,融化,还有什么可以叫做永恒?(叶眉)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